網友·老友

今晚很有寫blog的ohm。

平均一年才見一次面的將魚宰(俗稱死魚)終於從愛爾蘭都柏林回來了。

再怎麼忙,出租回憶也要和他見個面。

 

認識他,其實很偶然。

就是當年一大堆人寫部落格,然後變成網友,再不知道哪來的豹子膽,和他出來喝咖啡。

之後越混越熟,就有在MSN上聊天打屁。

我還在讀拉曼Diploma 2nd year,他就出來旅行社工作了。

我最清晰的記憶莫過於6年前。

那時候明明他還在計劃著要去日本,紐西蘭還是哪裡的,

三個禮拜後,他就告訴我他在英國了。

就這樣,他背著行囊,流浪去了。

 

多年來,我一直很羨慕他過的生活。

能夠確確實實的感受西方文化和生活模式。

他當年就是有那個說走就走的勇氣,多年以後的我還只是在吉隆坡兜圈。

 

他久久就會回國一次。

每次和他見面,總會感覺到他的不同,比以前沉著好多。

或許,他每次看見我和祖儀,都覺得我們也改變了很多吧。

以前的大家都年少輕狂,要說什麼,做什麼,好像心口掛個勇字就可以。

這些年,每次和朋友的見面,應該就是看到朋友的成長之餘,也看到自己的改變。

 

P/S : 我真的不覺得死魚是溫柔的。

 

One comment

  • kawazoe.ivy (:* ™
    August 12, 2014 - 8:31 am | Permalink

    P/S : 我真的不覺得死魚是溫柔的。 +2

  • Leave a Reply

   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